朝鲜真恐怖 这些外国人的遭遇让人止步(图)


美国大学生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
美国大学生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图片来源:Bill Pugliano/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月15日讯】去年,澳洲男子希格利(Alek Sigley)遭朝鲜政府依间谍罪名逮捕,而后被驱逐出境。他在韩国学术期刊撰文披露,当时自己是被单独监禁,甚至遭逼迫写下不实的自白书。

根据法新社报导指出,希格利是一名在平壤(Pyongyang)金日成综合大学(Kim Il Sung University)攻读朝鲜现代文学的学生,但在去年6月却突然失去音讯,而引发国际的关注。

由于澳洲政府并没有驻派朝鲜外交代表,而求助瑞典派遣特使。希格利遭拘禁9天之后获释,比被朝鲜逮捕的某一些外籍人士,算是短得多了。

希格利于平壤期间,曾经为多家刊物撰文。平壤政府指控他从事间谍活动,而后声称基于“人道主义宽容”的立场,而将他释放。

希格利于被获释之后,在韩国学术期刊“朝鲜月刊”(Monthly North Korea)上撰文透露,他在长达9天的“不愉快的”侦讯过程之中,除了与外界完全隔绝之外,还遭逼迫认罪。

他说,在我看来,我并没有犯罪,可是却遭到朝鲜政府不实的指控,而且他们一直叫我写“道歉”,似乎要给我一个教训。

希格利称,对我而言,遭到逮捕是我的人生转捩点,形容自己是被朝鲜秘密警察“绑架”的。

希格利的韩文说得相当流利,他被逮捕之前已对朝鲜相当熟悉。他曾经替人安排朝鲜的旅游行程,且在2018年在朝鲜与日本妻子结婚。

美国大学生之死

2016年1月2日,美国维吉尼亚大学21岁学生瓦姆比尔在完成五天朝鲜之旅准备搭机离开时,突然被该国以涉嫌“从事反朝敌对活动”逮捕,随后被判刑劳改15年。而后在美国川普(特朗普)政府的奔走营救之下,在2017年6月13日晚间已顺利返回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家乡。

虽瓦姆比尔已获释,但却是昏迷躺着离开朝鲜的。朝鲜宣称瓦姆比尔是因肉毒杆菌所引起的食物中毒而致病,之后又吞下安眠药后才会一睡不醒。瓦姆比尔的家人表示,他们在事后才得知,瓦姆比尔在2016年3月被朝鲜判处监禁后不久,就陷入昏迷状态。

朝鲜官媒电视台曾声称,瓦姆比尔承认自己是“试图偷窃酒店内的一幅宣传标语”,但目前尚不清楚是否被迫认罪。

封闭、与世隔绝的朝鲜对待囚犯相当严苛,已举世皆知。有一名位美籍前朝鲜囚犯披露,外国人待遇可能还好一些,如果是当地数十万朝鲜犯人,则还要被迫自掘坟墓,将遭性侵当惩罚,而后再从人间蒸发。

遭朝鲜拘禁的传教士

据BBC报导,在2012年,传教士肯尼士‧裴(Kenneth Bae)亦被朝鲜当局指控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为敌,而被拘禁。他原本是韩国人,后来归化为美国公民,曾经多次到朝鲜,被捕当时,在他身上被搜出一只硬盘,其内有基督教相关资料,也因这项“罪行”,使他被判处劳改15年。

裴姓传教士在他的回忆录中述及,于下牢狱前4个星期,他每天从早晨8点就被盘诘至晚上10点或11点,而后还被迫写了几百页的忏悔书,最后被送往劳改场。在劳改场里,每天早晨6点起床,吃早餐与祷告,之后就去做苦工,从早上8点到傍晚6点,一星期六天都是在搬石头与挖煤。如此的的作息生活,使他在被劳改的735天内,总共瘦了约27公斤,随着体重的下降,健康情况也日渐恶化,使得频频被送往医院治疗。自己除了肉体受折磨之外,心灵更饱受孤离感的煎熬。

等到他病得非常严重时,平壤当局就突然关心起来,害怕他会死去,恐引起外交上的麻烦,就安排释放他。其实这种情况与瓦尔比姆似乎一样。

裴姓传教士也表示,一位盘诘他的朝鲜人一直对他说,“没人会记得你。你的政府,还有世人都会把你忘记的。你休想能够很快回家,将会在这里待15年之久,当你获释时,已经是60岁了。”

裴姓传教士回忆称,当时就觉得自己好像一只落入蛛网的昆虫,每次越挣扎,就会被缠得越紧,可说是逃生无路。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