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令南北半球失守 世卫也早已沦陷?(图)


世界卫生组织标志
世界卫生组织标志(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月26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简称:武汉肺炎)疫情在中国境内和境外加速扩散,目前南北半球均已失守。但世界卫生组织(简称:世卫)日前表示,目前将在中国及周边国家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定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尚为时过早。但批评者认为这是对中共隐瞒恶习的变相包庇或者鼓励。有美国议员发声明呼吁川普(特朗普)政府不能相信中共政府会透明和有效地抗击病毒威胁。而世卫组织关于武汉肺炎的发布,被指迟缓和刻意帮助中共当局的隐瞒。分析人士认为,世卫在中共多年腐蚀下,WHO早已沦陷。

武汉肺炎波及南北半球 世卫拒升级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状态遭批评

截至1月25日,中国大陆官方报导确诊武汉肺炎病例1356例,死亡41例。

在中国大陆之外,迄今通报确诊病例:中国香港5例,中国澳门2例,台湾3例;泰国5例,日本3例,韩国2例,美国2例,越南2例,新加坡3例,尼泊尔1例,法国3例,澳洲4例,马来西亚3例。

世界卫生组织23日继续在日内瓦召集有16名专家参加的紧急委员会会议,旨在评估近期在中国及周边国家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是否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会后该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目前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定性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为时过早。他表示,在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十分紧急,但尚未构成全球范围的“公共突发卫生事件”。

路透社消息称,世卫总干事并认为,中国目前采取的措施“有助于阻止疫情蔓延”。谭德塞在会后的记者会上表示,希望中国在武汉及其他城市采取的限制措施能“有效”“短时间完成”。

世卫并就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表示,深知中国疫情出现人传人,但目前相信情况仍局限在家人及照顾患者的医护人员范围,现阶段并没有证据显示,在中国以外出现人传人,但不能排除在将来会发生类似情况。

对此,在美国1月24日确诊第二例武汉肺炎患者后,美国国会参议员斯科特(Rick Scott)呼吁川普政府把造成武汉肺炎的新型冠状病毒宣布为公共卫生紧急状态,以确实保护好美国民众。斯科特议员还强调,不能相信中共政府会透明和有效地抗击病毒威胁。

斯科特参议员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必须认真对待来自中国的冠状病毒所构成的威胁。我不信任共产党领导的中国会以透明有效的方式协调抗击病毒威胁,因此我们必须尽一切所能来保护美国民众。今天,我呼吁(川普)政府当局宣布国家卫生紧急状态,以防止这个冠状病毒在美国蔓延。虽然所有的病例都仍然是与旅行有关,但我们必须采取一切预防措施。”

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表示世卫组织做出的决定让人费解。一方面他没有提到紧急突发事态,再一个找的理由是两个,一个是说其他国家现在感染还不严重,再一个理由,WHO突发事态委员会主任乌桑承认说很大程度上是听了中国政府的意见。在23号开会的时候,50%表示不同意按紧急事件处理。中国政府的意见起了很大的作用。

中国政府认为没有那么严重,那中国政府在中国人民那里已经都知道是隐瞒、瞒报,把责任推给底下,实际上是中央政府直接垄断信息。虽然说是透明公开,但只能由中央政府发布,由当局发布,民间和其他机构都不得发布,甚至地方政府都不能做主。

在这样的情况下,世卫组织居然以中国政府的信誉为抵押,来进行所谓的认定是非常荒唐的。这个荒唐会导致两个后果,一个后果就是让其他国家放松警惕性,比如说美国如果只限制来自武汉的游客,这个范围太小。应该说要检疫的是来自整个中国的游客,因为这个已经是整个中国的事情。第二个后果很可能是对中国政府这个行为是一种变相的包庇或者鼓励。

分析人士称在中共多年腐蚀下WHO早已沦陷

旅美政经分析人士秦鹏留意到,大陆《财经网》在发布世界卫生组织拒绝把武汉肺炎列为“全球性的卫生紧急情况”消息时,特别把下列这段文字做成前言并加黑:【宣布国际卫生紧急状态通常会带来更多的资金和资源,但也可能促使外国政府限制受影响地区的旅行和贸易】

秦鹏在推特帖文中表示,在中共多年腐蚀下,WHO早已沦陷,就如我配的那张SARS侵蚀后病肺照片。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1月20日公开发布的“重要指示”中,也透露出与中共与世卫呼应的勾连关系。习要求对疫情“高度重视,加强舆论引导”、“加强有关政策措施宣传解读工作,坚决维护社会大局稳定。”习近平还要求,“要及时发布疫情信息,深化国际合作。”

始发于去年12月上旬的武汉肺炎,到当月底因为护士在微信交流信息而曝光,但武汉市或者北京当局,不但反应迟缓还要控制舆论,直到习近平1月20日表态后,确珍和死亡数字突然大增。

法广对此评论说,武汉肺炎,早早就来了,民间都在说,海外都在看,偏偏当局为了维稳躲躲闪闪,结果弄得发烧的人越来越多,烧越烧越高,武汉医院都爆棚了,而且向中国其他省份溢出,向亚洲,向世界溢出,习近平终于出来说话了。

对于习的“指示”,《希望之声》引述评论人士王笃然分析认为,习的这句话其实暗示疫情信息发布不及时。深化国际合作可能有双重意思。一重是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更好到控制疫情。另一种意思可能也有控制国际组织的意思在里面。

2006年世卫组织举行总干事补选,中共买通非洲国家让前香港卫生署长的陈冯富珍当选世卫总干事。陈冯富珍把中共那套搬到世卫,在2014年埃博拉病毒于西非爆发后,世卫被批评无能和反应迟顿。2013年,大陆爆发禽流感,中共掩盖致使疫情升温,陈冯富珍却公开“称赞”中共处理疫情“透明”。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之际,陈冯富珍却在2016年北京国际移植会议上为中共的器官移植站台。2017年6月,陈冯富珍卸任。世卫也并没有反省和改变。

不但在陈冯富珍当世卫总干事的2007年到2017年,世卫就对中共大开绿灯,在陈冯富珍离任后,埃塞俄比亚人特沃德罗斯.阿达诺姆接任世卫总干事。以陈冯富珍在世卫深耕10年,这个组织应该深受中共影响。

陈冯富珍卸任后当上中共政协常委。2018年12月18日,官方报导称:中共党中央、国务院授予陈冯富珍“同志”改革先锋称号,颁授改革先锋奖章,并获评“一带一路”卫生领域合作推动者。

于是,外界发现,就武汉开始爆发波及全国和世界的这波疫情,世卫组织与中共的官方表态亦步亦趋。2020年1月14日,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透露,武汉所谓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是有限度的人传人,与其它冠状病毒爆发的经验一致。但是在稍后的世卫社交网站却说,没有证据显示会有限度“人传人”,病毒的传播模式没有定论,病人是否涉及“人传人”都值得关注,需要进一步调查。世界卫生组织最终其实是采用了中共官方说法,即:没有明显人传人证据。

时事评论员赵培分析说:世界卫生组织在这一次“武汉肺炎”中采用中共的说法是受到质疑的,首先是这次肺炎能否人传染人,台湾疾管署副署长说,有限度指近距离、长时间接触者,如家人、照顾者等,较易被感染,不像麻疹般具强大传染力,且可能还有主要感染源。过去传染性非典型肺炎(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都是属于有限度的人传人模式。这句话划重点,家里有人发烧的时候注意护理措施。“武汉肺炎”跟SARS类似的病毒,SARS人不传人,这话确实没有人信。

另外,就感染人数,中共和世卫宣称中国感染病例只有41例的时候,伦敦帝国理工学院传染病专家尼尔.弗格森(Neil Ferguson)教授就质疑,泰国和日本分别有2例和1例,中国大陆不可能只有41例,他估计武汉约有1,700人被感染。而当1月23日官方公布的全国确诊武汉肺炎)达571宗时,这位疾病模型专家表示,仅武汉市真实患者数字可能达到4,000,在最坏情况下甚至高达9,700。

时事评论员赵培认为,其实还有更严重的问题是病毒的来源,武汉病毒的遗传密码分析表明,它与SARS的关系比任何其它人类冠状病毒都更为密切。所以我说武汉肺炎是所谓的新病毒,它还有可能就是当年SARS的变种,那么问题来了,理论上只有实验室里存在的病毒是怎么变种和泄露的呢?中共和世卫欠全世界一个解释。

赵培表示,中共这个组织一直是掩盖疫情的做法早就被世界所熟知。2003年,中共卫生部长张文康对全世界撒谎,蒋彦永医生在网上揭露真相,世卫组织采信蒋彦永医生的说法,对中共提出批评,再次把北京列为疫区提出旅游警告。2020年,世卫沦陷成为中共的传声筒却是中共渗透的恶果。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