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柏林圍牆倒塌30週年 回望分裂天空下動物園日常

最新更新:2019/11/08 09:00
貓熊曾是柏林兩座動物園「軍備大賽」的要角。(圖取自柏林動物園網頁www.zoo-berlin.de/de)
貓熊曾是柏林兩座動物園「軍備大賽」的要角。(圖取自柏林動物園網頁www.zoo-berlin.de/de)

(中央社網站)2019年11月9日,柏林圍牆倒塌屆滿30年。圍牆倒下的那一刻,柏林人還不知道驚天動地的改變就要來臨,兩德即將統一。這座一夕之間拔地而起的高牆,也在一夕之間傾倒。這些年我們看過很多以柏林圍牆為主題、為背景的電影、小說,在自由記者揚.蒙浩特出書之前,很少人想像得到,柏林兩座動物園更寫實地記錄著圍牆兩邊的庶民生活。

關於柏林,在自助旅行網站最常被問到的問題之一是:兩座動物園,哪個比較推(薦)?動物園這麼昂貴的設施,柏林居然奢華到擁有兩座。這一切都是冷戰造成的,德國被分為東西兩半,柏林被分為東西兩半,連動物園都陷入軍備競賽式的比拚。某個程度來說,東柏林與西柏林又何嘗不是動物園,被圈圍、被餵養、被展示、被觀看。

歷史悠久的柏林動物園建於1844年,是德國第一座,也是當時全世界物種最豐富的動物園。二次大戰後,柏林被分為東西兩半,原有的柏林動物園落在西柏林境內,東柏林人得要搭火車穿過邊境去看動物。去動物園是不會被阻撓的,但一直讓東柏林人往西柏林跑,對東德來說太不成體統。那麼,就在東柏林也蓋一座動物園吧! 

柏林兩座動物園距離很近,冷戰時期動物運送也都要經過檢查哨。(中央社製圖)
柏林兩座動物園距離很近,冷戰時期動物運送也都要經過檢查哨。(中央社製圖)

*東西柏林動物園的宿命:競爭

這是東柏林動物園的創立緣由,充滿政治考量與東西競爭,也奠下兩座動物園的根本命運:競爭,不管是自願還是非自願。

那個年代,動物園是撐起國家門面的重要標誌,政治人物出國訪問時最好的伴手就是特產動物,你送我一隻犀牛,我送你一頭大象。在那個沒有太多娛樂、電視機仍顯奢侈的年代,逛動物園是非常受歡迎的庶民娛樂活動,也是男女約會盛地。

東柏林動物園的駱駝館區施工時,有許多市民來當志工。(圖取自Tierpark網頁www.tierpark-berlin.de)
東柏林動物園的駱駝館區施工時,有許多市民來當志工。(圖取自Tierpark網頁www.tierpark-berlin.de)

東柏林動物園Tierpark(德語「動物公園」)面積很大,刻意打造有別於古老柏林動物園的風格,更開闊、更多草地,減少鐵籠柵欄,改用假山、壕溝來隔開猛獸與參觀民眾,動物住在人造岩石、人工瀑布等模仿自然的環境裡,年幼的小象甚至可以直接跟民眾一起在廣場大道奔跑。這當然是共產東德最佳宣傳,而且開幕第一年,就讓西柏林動物園的遊客比前一年減少8.5萬人次。

在競爭的大前提下,東柏林動物園園長達特與西柏林動物園園長克勒斯勢同水火是很自然的事。根據後人的形容,「若其中一人買了矮驢,另一個人就會搶著買大驢」。

最初的競爭標的是遊客,為了爭取更多柏林民眾參觀,得拚命增加動物種類。

1958年,東柏林動物園借展貓熊姬姬,動物園擠進40萬遊客爭睹,當然包括很多西柏林人,讓西柏林動物園徒呼負負。

1979年10月,中國國務院總理華國鋒造訪波昂,消息一傳出,西柏林動物園立刻寫信請求西德總理府向中國要一隻貓熊,然後大興土木建造貓熊館,終於在隔年年底迎來一對貓熊嬌客,一雪前恥。

*從動物園觀察兩個柏林的庶民生活

這些半世紀前的故事,經由老新聞、舊照片、期刊、官方紀錄等零碎記憶,透過熱愛動物園的自由記者揚.蒙浩特(Jan Mohnhaupt)的筆,織譜成生動有趣的常民史。2016年在德國出版的這本「分裂的動物們」廣受好評,中文版今年10月上市,從新穎的角度切入東西柏林動物園發展史,開出一條觀察東西柏林庶民生活的新途徑,這本「分裂的動物們」易讀、易懂,還可以不知不覺吸收許多關於動物園經營、動物養護、檢疫的知識。

東柏林動物園首任園長達特連國安機構史塔西都能搞定。(圖取自Tierpark網頁www.tierpark-berlin.de)
東柏林動物園首任園長達特連國安機構史塔西都能搞定。(圖取自Tierpark網頁www.tierpark-berlin.de)
冷戰時期的西柏林動物園園長克勒斯很會募款,對行銷也很有一套。(圖取自首都動物園之友基金會網站www.freunde-hauptstadtzoos.de)
冷戰時期的西柏林動物園園長克勒斯很會募款,對行銷也很有一套。(圖取自首都動物園之友基金會網站www.freunde-hauptstadtzoos.de)

從動物園鐵粉的眼睛來看兩個柏林動物園,揚.蒙浩特的觀察點充滿人性。你會看到兩位園長如何努力打造一片自己的天地、樹立業界地位,如何在各自的體制下爭取到動物園自主權,讓國家機器點頭。

他們兩人對內是動物園的大王,號令全園莫敢不從;對外,要打點政經關係,找錢找權找方便之門,以便取得需要(或者想要)的動物。西柏林動物園的克勒斯很會募款,東柏林動物園的達特則坐擁東歐動物西運的檢疫大權;克勒斯立志讓每一任西德總統至少到他的動物園參訪一次,達特則直通高層,連國家安全局都能搞定。

兩人雖互不相讓,但骨子裡都愛動物,為了動物園犧牲家庭生活,一生與那個柏林動物園畫上等號。

讀「分裂的動物們」,可以看到二次大戰後動物園的慘況以及如何浴火重生。戰爭大轟炸過後,籠子都炸飛了,躲過大火的動物卻根本沒膽子逃,反而聚在一起。老鷹蹲在枝頭沒飛走、猛獸餓到只剩皮包骨,能吃的動物一不小心還會被柏林人抓走加菜。

被嚇壞了的動物不敢逃,鐵幕升起之後,嚮往自由的東柏林百姓卻是千方百計往西方逃。除了冒死直闖柏林圍牆,普通百姓有什麼管道可以離開東柏林?動物園員工怎麼利用動物出口運輸漏洞逃走?誰可能是國家機器派來監視你的那雙眼睛?誰可能在背後密告,讓你的出逃計畫功虧一簣?這些東柏林人的故事,作者寫來鮮活細緻,躍然眼前。(編輯:黃淑芳)1081107

(木馬文化提供)
(木馬文化提供)

分裂的動物們:隔著冷戰鐵幕的動物園生存競賽,揭露東西柏林不為人知的半世紀常民史
作者:揚.蒙浩特
譯者:劉于怡
出版社:木馬文化
出版日期:2019/10/09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